「今天又有一位新同學要來到我們中間學習,要好好對待她喔!進來吧。」

  夏天將近,再過幾個禮拜學校就要期末考的日子,沒想到這時還有學生轉學過來,這時間怎麼看怎麼奇怪。不過眾人並沒有太過在意,只好奇著等等進教室裡的人會是什麼樣子,是男生?還是女生?是好看?還是醜八怪?

  一陣輕快的腳步聲就這麼踏入教室中。淡金色長髮在陽光下閃閃發亮,碧綠的眼眸述說這此人的活潑,小巧的唇瓣引人遐想,臉頰的自然蘋果光更是為她的臉蛋加分,身材嘛!就是那標準的美女身材,前凸後翹,整體來說就是讓男人垂涎不已,讓女人羨慕的樣子,活脫脫一個美少女。

  「我是土御門 苑禔,請多多指教。如果想認識我的話,歡迎大家來問我喔!」

  苑禔俏皮的眨了眨眼,可愛的模樣擄獲了不少男生的心。

  「土御門就坐在夏目的旁邊吧!夏目舉一下手。」

  「是。」

  苑禔走向夏目身旁的座位,對夏目點了點頭後坐到了座位上。

  「翻開課本……」

  時間飛快的過去,一整天苑禔在下課時間總會被同學包圍,在她一旁的夏目也總無言的看著身邊一大群的人。

  「話說夏目轉過來的時候都沒這盛況呢!」西村 悟走到夏目的身旁笑笑的說著。

  「……」對於西村的話夏目沉默以對,畢竟他說的是事實。

  放學的下課鐘響起,所有學生逐漸的回家去了,夏目也一人獨自離開,苑禔更不用說,才第一天轉來學校是找不到什麼人能陪自己回家的。

  「去附近逛逛好了。」苑禔悄悄的說著,誰也沒聽見。

  她一人默默的走出教室,直到校門口一名男人擋住了她的路。

  「小姐,這是您忘掉的東西。」

  「嗯,謝謝。你回去吧,我不需要本家或分家的保護,我一人就夠了。」

  「是。」

  苑禔接過用布包著的長方形物品,她小心翼翼的收進書包,接著繼續往外走,完全不理會剛剛因她與男子對話後學生開始討論的聲音。

  離開學校的苑禔來到一處隱密地後從書包拿出方才男子給她的東西,那是一本上頭寫著「友人帳」的本子,她打開本子喃喃的唸著。

  「守護我者,來到此地。其名,飛固。」

  「苑禔大人。」

  在苑禔唸完類似咒語的話後一抹看似鬼火的火焰冒了出來,那火焰越燒越旺,直至一個有著翅膀的人出現為止,接著那火焰就消失無蹤了。

  「飛固,陪我去這附近逛逛吧!」

  「好的,榮幸之至。」

  說完,飛固的身體冒出了白煙,白煙將他遮蔽,在白煙消去時飛固身後的翅膀已不見蹤影。

  「那我們走吧!」

  …………

  「在哪裡?那傢伙在哪裡?那個女人!」

  「哈……哈……」

  一陣風從苑禔的右方吹了過去,苑禔往左方一看……

  哎呀!是坐在她旁邊的夏目同學呢!他跑得可真快。

  又一陣風吹過,苑禔看去臉色沉重了下來,是妖怪。

  「在哪裡?到哪裡去了?那個女人到哪裡去了!」

  希望夏目同學不要被吃了才好。

  苑禔追隨在妖怪的身後如此想著,而飛固也追隨在苑禔的身後。

  「要說打工,就要去海邊的房子,海邊的房子!」

  「哇!海啊!說不定還會有邂逅的機遇。」

  「會有的、會有的,絕對……」

  西村和北本 篤史一起走回家,他們邊走邊聊著天,氣氛十分歡愉,只是這時夏目從一旁的草叢衝了出來,並跌在他們的面前。

  「誒?夏目,你在做什麼啊?」

  「什麼做什麼……」

  夏目的話沒說完就東張西望的像在找著什麼東西,而西村和北本對夏目的舉動也感到不解。

  「沒什麼。」夏目有些吃力地站了起來。

  「沒什麼?那你怎麼一身髒兮兮的,真的沒事嗎?」

  「嗯。」

  西村擔心的問了問夏目,但夏目卻漫不經心的一邊拍著身上的灰塵一邊回答著西村。

  「這附近有神社嗎?」

  「嗯?」

  「神社的話,那個雜草叢生的地方倒是有一個。」

  「謝謝。」夏目道謝過後就快速的跑向了神社的方向。

  「喂!夏目!那傢伙怎麼了啊?」

  「在慌什麼呢?」

  一陣強風吹過他們兩人,他們看不到的妖怪就從他們的身邊經過。

  「剛才,那是什麼啊?」

  「刮得好厲害的風啊!」

  「那傢伙好奇怪啊!」

  已經隱身的苑禔這時也經過了他們,聽到了西村的話覺得有興趣,便留下飛固,讓他當自己的耳,告訴自己他們說了什麼,而她則是繼續追趕那追著夏目的妖怪。

  「自從轉學過來就沒見到他怎麼說話的,給人一種很難搭上話的感覺啊!」

  問我「你在做什麼啊?」真羨慕你們看不到那些東西啊!夏目心裡這麼想著。

  從小就能看見怪物的他,不像是苑禔一般生長在一家族大都能看見妖怪地方,因此在說出實話時總被人當成是在說謊,這樣的他也就自然而然地會下意識避開人們,只希望自己不要再受到傷害。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神童翩 的頭像
神童翩

翩起舞飛

神童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