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赤司,能打擾你一下嗎?」

國二第三學期的某一天放學,朽木因為雪名有事先走而自己留在學校看書。安靜的教室中手機鈴聲突兀的響起,朽木將電話自口袋拿出並按下通話鍵,在結束通話後朽木就將自己的東西收拾乾淨並走向體育館。而到了體育館且找到赤司,就說出了上面的那句話了。

「咦?他不是……朽木君/人妖/朽木/小朽木/小木仔。」五人齊聲的說著。一說完眾人看向了青峰。

「大輝,去跑五十圈。」

「咦?」

「想違抗我嗎?」

朽木對於青峰的話並不是太在意,對於眼前所上演的鬧劇他反而還很想笑。

「抱歉,大輝他失禮了。」

總算將青峰逼去跑圈後赤司回到了朽木的面前。

「不,不會。」

「有什麼事嗎?」

「能麻煩赤司你幫我傳個話嗎?」

在赤司問了今天朽木的來意後,只見朽木露出一抹苦笑,貌似想傳遞:現下我只能找你了。

「喔?這需要代價的喔!」赤司聽了朽木的話後挑了下眉,後揚起邪魅的微笑說著。

「我知道。」

「來籃球部幫忙一個月。」赤司的語氣顯露出了他的毫不在意,好像這時間很短一樣。

「一個月?赤司,這時間貌似太長些。」朽木先是驚訝的微微撐大了眼,然後苦笑著想與赤司討價還價。

「朽木,你說。以我的個性有可能接受他人的請託,然後親自去執行嗎?」

赤司聽完朽木話並沒有拿起剪刀恐嚇,而是依舊揚著那邪魅的笑容問了朽木。

「說的是呢,我接受了。麻煩赤司明日去和皇說一聲,因忽然家中有事,無法一同去新開的咖啡廳坐坐了。」朽木無奈的笑了笑後就點頭接受了,接著說出他所要交待赤司的事。

「好。今天你先回去吧!代價就從後天開始計算。」赤司滿意的點了點頭,並催促朽木回家。

「好的,後天見了。」朽木向赤司微微一笑後就離開了。

「我找你們班雪名 皇。」

隔日赤司在早上的下課時間去找了雪名,一到教室赤司就站在門口對著教室裡頭的人說著。一時間所有人瞪大了眼,並看向同樣驚訝的雪名,甚至有人偷偷向雪名問著,他最近是否有惹到赤司。最後雪名還是有些呆愣的走到外面,去面對那個帝光眾人都為之懼怕的帝王赤司。

「赤司同學,找我有事?」

「朽木要我轉達,他今天家裡有事,放學無法跟你一起去新開的咖啡廳坐坐。」

赤司輕描淡寫的將朽木所交待的事說了一遍,而雪名聽完第一句話時就皺起了眉頭。

「我知道了,謝謝你的轉達。請問赤司同學有對詠提出什麼要求嗎?」雪名先禮貌的道謝,隨即用如同逼問的語氣向赤司問著。

「有喔!從明天開始,朽木必須在籃球部幫忙一個月。」赤司揚起了微笑說著。

而赤司的一笑,更讓雪名的眉頭皺了一皺。

「我明白了,赤司同學。」

隔天一早到了教室的朽木,往自己的座位的看去,馬上看見雪名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等著自己。

「詠,昨天沒辦法來,打通電話告訴我就好了,不比去找赤司來跟我說的。」

在朽木抵達自己的座位後,雪名馬上皺起了眉,語氣微帶責備的說著。

「但你前天有事,我不好意思打擾你。而昨天我根本沒辦法用手機,況且目前除了你,我信任的也只有赤司,所以……」朽木無奈的解釋著。

「好吧!你請赤司幫忙的代價我已經從他那知道了,所以,讓我跟你一起去吧!畢竟你是因為我的關係才要去幫忙的。」雪名揚起了完美的笑容說著,絲毫沒有想讓朽木拒絕的意思。

「但……」

「我、要、去」

朽木面有難色,而雪名的微笑愈發燦爛,兩人如此對峙許久。

「唉──我知道了。」

放學後兩人一起走向了帝光中學籃球部一軍專用的第一體育場。

「赤司,我來了!」

朽木優雅的大喊了一聲,所有人「唰!」的一下,全看往朽木和雪名兩人。

「去換衣服,換完衣服後熱身,然後去跑五圈,雪名就陪他跑吧!」赤司來到他們的面前命令著。

而在體育館內的學生則竊竊私語的討論著。

「居然只有五圈!」

「赤司隊長也被朽木吸引了?」

「我說你們是在偷懶?」

赤司手上拿著不知從哪拿出的剪刀,眼神陰冷的看著他們。瞬間,學生們閉上了嘴,繼續剛才未完成的訓練。

「好的。我和皇先去換衣服了。」

朽木微笑的看著剛才的鬧劇,等赤司轉身回來面對他們時,朽木才回答了他。

「嗯!途中若是不舒服就別跑了,直接找我報到。」

「好。」

「我會注意的。」

在朽木回答赤司後雪名接著出聲,接著兩人就去換衣服了。

換完衣服的兩人回到體育館場內後,眾人的目光全集中到了朽木身上。朽木白皙的有些病氣的皮膚、纖細修長的身軀、突出的高雅氣質,加上美好的皮相和優雅的動作,在這滿是粗魯男人的體育館中實在太過引人注目,尤其是現在朽木換上體育服,線條優美的長腿露了出來,而平常散落在肩、背上的及腰長髮綁成馬尾,露出的後頸也顯得誘惑美好。

「詠,你還是穿外套吧!」

「嗯?為什麼?」

雪名有些不高興的瞪著些盯著朽木不放的男性們,並且向朽木建議著。而朽木也只是笑笑,裝做什麼也不知道。

「唉,先熱身吧!」

「好。」

兩人不同於已經開始進行籃球訓練的眾人,在角落做著熱身運動,然後再去操場跑了五圈回來。看見已完成命令的兩人,赤司走到了他們的身旁。

相較於只有流一些汗的雪名,一旁的朽木就顯得喘得非常厲害。

「朽木,原地踏步。」

聽到赤司的話朽木馬上照著做,不久朽木的喘氣就緩下來了。

「謝謝。果然五圈還是有些勉強。」朽木無奈的苦笑著,並在心裡厭惡著自己虛弱的身體。

「慢慢訓練就是了。」

「是呢!」

赤司的話讓朽木揚起了甜美的笑容,則一旁的男性們心中小鹿亂撞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神童翩 的頭像
神童翩

翩起舞飛

神童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