隔了幾日,對於另一本友人帳的事,夏目根本找不到時機探問,因為苑禔在班上十分受歡迎,一下課一群人全圍在她的身旁問東問西的,夏目對此感到非常煩躁。

「夏目,等等!」
這天放學,正要離開學校的夏目被西村和北本叫住了,北本的手上還拿著什麼文件。

「在這裡簽個名。」北本說著這話的同時將文件和筆遞給了夏目。

「簽名?在舊教學樓要舉辦什麼嗎?」看了看文件後夏目問著。

「試膽大會。」突然一個女聲插進了對話。

「笹田?」夏目順著聲音看去原來是自己班上的班長笹田 純。

「如果不湊到一定人數就得不到使用許可,幫幫忙吧!」笹田解說著為何要夏目簽名的原因。

「聽起來很有趣吧!這可是笹田的主意。」北本一臉興奮地說著。

「拜託啦!」一旁的西村再次遞筆給方才沒接過筆的夏目。

於是夏目接過筆爽快地簽了名,並有些在意的看向了笹田。

「怎麼了?」與夏目對上眼的笹田感到疑惑的問著。

「沒事。」夏目只能裝作沒事的繼續簽著他的名。

「很意外吧!」西村像是理解夏目為何會多看一眼笹田的原因說著。

「我也沒想到堂堂班長會主辦這種妖怪大會的活動」北本接在西村的話後說著。

「你說甚麼呢!」有些不悅北本的發言,於是擠開兩位男性站到了夏目面前。

「那定下來之後我再聯繫你。」笹田拿過夏目手上的簽名單和筆這麼說著。

「嗯。……?」

夏目應了聲回答笹田後像是看見了什麼般緊盯著三人後方。

「怎麼了?」發現夏目有些不對勁,笹田問著。

只見夏目不發一語,而三人也只能順著夏目所看的方向看去,但卻甚麼都沒看到。

果然他們看不見嗎?正這麼想著的時候,原本還站在原地的妖怪卻漸漸逼近了過來。

「糟、糟了!我走了!」為了不危及到他人,夏目馬上逃離了現場。

「喂!夏目!」不解地幾人只能充滿疑惑地喊著他的名字。

「他這是怎麼了?突然慌慌張張地。」

而想追夏目的妖怪穿透了笹田的身體,使得她瞬間感到一陣顫慄。

「怎麼了嗎?」剛收拾完書包準備回家的苑禔,要打開門時便聽到了這陣騷動,於是出聲詢問。

「不,也沒甚麼,只是夏目他又突然慌慌張張地跑走了。」西村回答著。

「這樣啊……」

苑禔望向夏目跑走的方向瞇起了眼,並暗暗指示飛固跟著夏目。

「不說這個了!土御門同學,能在這簽個名嗎?」

笹田將剛剛的文件同樣地給了苑禔,然後再笹田的說明下她同樣爽快地簽下了名,然後向他們道別。在他們看不見自己的身影後苑禔用法術追蹤飛固的行蹤,朝夏目的所在地追了上去。

跑了一段路後,夏目到達了他所居住的鄉鎮中,於是便停了下來察看深厚的妖怪有沒有追上來。

「沒追上來啊!」正當放下心來,轉身要走回家時發現妖怪就在他的身後。

「夏目大人!您是夏目鈴子大人吧!」

妖怪忽然逼近夏目,簡直整張臉要貼在夏目的臉上一樣問著。

「不是,鈴子是我祖母,已經去世了……啊!」

話說到一半,妖怪將夏目抓起,他也只能掙扎、呻吟著。

「交出『友人帳』否則我就吃了你!」

「住手」

突然從一旁發出的聲音,抬頭一看是那隻妖怪貓。

「貓咪老師!」

「少來礙我的事!」

發現貓咪老師的存在妖怪不耐煩地大吼著。

「那可不是你這種低等妖怪能掌控的東西。」

與激動的妖怪相反貓咪老師十分平靜地說著。

「住嘴!」

「而且,我已經跟她約好,在他死後『友人帳』由我接收。也就是說,我們已經有約在先,你給我乖乖消失吧!」

「你才是該……消失!」

已惱怒的妖怪準備撲向貓咪老師,而貓咪老師也撲向妖怪。

此時一道身影緊接在貓咪老師的身後撲向妖怪。

「說那麼多做什麼?直接將他解決掉就好了!」

苑禔一個飛踢將他再次踹回地面,然後恢復原形的貓咪老師將他壓在地上。

「你是……!」見到貓咪老師的原形,妖怪震驚的撐大了眼。

「給我看好了!如果還不認識的話……」

妖怪害怕地拚命掙扎著,然後逃離了此地。

「好了!」在妖怪逃走後貓咪老師變回了貓的形態。

「謝謝你,老師。也謝謝妳,土御門同學。」

「不會。」

苑禔將手伸向夏目,而夏目也揚起微笑握住苑禔的手,藉苑禔的一點力量站起身來。

「要謝我的話,請我吃七過的饅頭就行了。」貓咪老師在一旁一邊打著哈欠一邊說著。

「看來你很愛吃那個啊!」夏目聽見貓咪老師說的話後笑了笑。

「夏目同學,不介意的話我和你們一起走吧!」

「咦?順路嗎?還有叫我夏目就行了。」夏目訝異的問著。

「你們不是要先去七過屋嗎?夏目也只要叫我苑禔就行了。」

「嗯!」

兩人便一起踏上了往七過屋的路,各自買完東西後便在七過屋道別,分別往回家的路去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神童翩 的頭像
神童翩

翩起舞飛

神童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