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苑禔大人,前方森林似乎有些騷動。」

  「走!去看看。」

  當苑禔到達騷動的地點時只看見了夏目的手上拿著友人帳,且他的後方有一隻妖怪正追著他。

  那個笨蛋!他要做什麼!

  「護吾之人,顯其名。」

  難道他想……真是太亂來了!

  苑禔緊張的看著夏目,只要有個萬一她就會馬上就衝到他身邊去保護他的安全。

  夏目手中的友人帳回應了他的咒語,開始自行性的翻頁了起來,直到有一頁豎立在夏目的眼前,他將豎立起的那頁撕了下來,接著將它咬在嘴裡然後用力合掌吐出了一口氣……

  「菱垣」

  他成功了。

  放下心來的苑禔呼出了一口氣,她心想著她等等一定要好好教訓這小子。

  「鈴子,已經沒關係了嗎?一個人也已經沒事了嗎?」身影漸漸消逝的妖怪如此問著。

  因著寂寞,因著擔心鈴子,那憤怒便不自覺地冒了出來了嗎?苑禔無法厭惡這名妖怪。

  「祖母一定,不是一個人。謝謝,菱,心地善良的祖母的朋友。」

  在妖怪消失後放鬆下來的夏目因無而跪坐了下去,苑禔也來到了她的身邊。

  「見到鈴子了嗎?」

  不知何時來到夏目面前的那隻妖怪貓問著夏目。看見牠的苑禔只是輕哼了一下,並沒有說什麼,而夏目因為妖怪貓的問題愣了下,所以沒有發現苑禔。

  「嗯。」

  「是個過分的傢伙吧!」

  夏目無奈的笑了笑。因著還妖怪名字的關係夏目會觸碰到、看到妖怪們與鈴子的記憶,不過也有可能是對妖怪來說重要的回憶。這點苑禔也清楚,畢竟她是另一本友人帳的主人,所以她才沒打斷他們的對話。

  「能做到吧?夏目。」

  聽著他們的對話苑禔也明白了,夏目想將友人帳上的名字全數歸還,這時她不由得想讚嘆他的天真……。

  「我想做!」

  算了!這點也很像鈴子大人就是了。苑禔聽到夏目的回答後想著。

  「是嗎。」

  在他們的對話結束後苑禔巴了他的後腦。

  「痛!」

  「還知道痛啊!真是太亂來了。你知不知道這有多危險?」

  苑禔沒好氣地將手插著腰,用著責備的語氣對著夏目吼。

  「知道……」

  對著這個氣勢比自己強的女性,夏目只能帶著些許心虛地語氣說著。

  「知道!知道還這麼亂來!」

  「土、土御門同學……」

  「唉──看在你是鈴子大人的孫子的份上,就先不念你了。首先,我再一次自我介紹吧!我叫土御門 苑禔,是陰陽師安倍 晴明的子孫,現任土御門家的正式繼承人。同時也是另一本友人帳的持有人。」

  ……

  「另一本友人帳──!」沉默了一會的夏目和妖怪貓同時大喊。

  「總之,詳細之後再說,不早了趕緊回家吧!」苑禔催促著。

  「好。」夏目原地站起,拍了拍身後不知存不存在的灰塵,打算離去。

  在夏目抬腳跨步後苑禔也跟在夏目身後離去了,途中經過一間饅頭店時,夏目因剛才鈴子在回憶中看過的畫面而停下了腳步,聽聞那間店面的食物貌似十分美味的妖怪貓衝了過去,夏目不得已的也跟了上去。

  「既然是鈴子大人推薦的,那麼就去吃吃看吧。飛固,現形吧。」

  苑禔揚起無奈的微笑,帶著飛固走向夏目那,一同買了幾份饅頭,然後回家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神童翩 的頭像
神童翩

翩起舞飛

神童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